中電聯:我國電力發展面臨五大挑戰

06-22 閱讀次數: 新聞作者:

 

 

6月14日,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發布《中國電力行業年度發展報告2018》。
  報告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發展階段轉入高質量發展階段。能源電力行業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基礎和支撐,肩負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的歷史重任,但從當前電力發展改革現狀看,還存在很大差距,仍面臨著較為嚴峻的形勢和挑戰。

  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面臨嚴峻考驗

  隨著我國電力快速發展和持續轉型升級,大電網不斷延伸、電壓等級不斷提高、大容量高參數發電機組不斷增多,新能源發電大規模集中并網,電力系統形態及運行特性日趨復雜,特別是信息技術等新技術應用帶來的非傳統隱患增多,對系統支撐能力、轉移能力、調節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給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帶來了嚴峻考驗。此外,各類自然災害頻發,保障電力系統安全任務更為艱巨,發生大面積停電風險始終存在。

  清潔能源消納問題依然突出

  2017年,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通過綜合施策,棄風、棄光率有所下降,云南、四川棄水電量有所減少,遼寧、福建核電限電情況有所緩解,但并沒有從體制機制上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清潔能源發展面臨的問題依然突出,如發展協調性不夠、系統靈活性不足導致調峰困難、輸電通道建設不匹配導致大范圍消納受限、水電流域統籌規劃和管理較為薄弱、新能源自身存在技術約束、需求側潛力發揮不夠、市場機制不完善、政策措施有局限等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較好解決,未來核電和大規模新能源發電并網消納、西南水電開發與送出的壓力和挑戰會越來越大,難以適應國家“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的總要求。

  煤電企業經營困難,保障清潔發展能力較弱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全國規模以上發電企業資產總額7.6萬億元,比上年增長4.2%;負債總額5.1萬億元,比上年增長3.8%;受電煤價格大幅上漲、市場化交易量增價降等因素影響,全國規模以上火電企業僅實現利潤207億元,比上年下降83.3%,直接拉動發電企業利潤同比下降32.4%。

  據中電聯調查,截至2017年年底,五大發電集團[1]電力業務收入9559億元,比上年增長9.1%;電力業務利潤總額310億元、比上年下降64.4%,其中火電業務虧損132億元,繼2008年后再次出現火電業務整體虧損。

  煤電發電量占全國發電量的65%,長期以來在電力系統中承擔著電力安全穩定供應、應急調峰、集中供熱等重要的基礎性作用,在未來二三十年內,煤電在清潔發展的基礎上,仍將發揮基礎性和靈活性電源作用,仍是為電力系統提供電力、電量的主體能源形式。煤電長期經營困難甚至虧損,不利于電力安全穩定供應,也極大削弱了煤電清潔發展的能力,煤電清潔發展的任務更加艱巨。

  核電建設發展停滯,連續兩未核準新項目

  核電是可以大規模替代煤炭、為電力系統提供穩定可靠電力的清潔能源發電類型,是實現國家2020年和2030年非化石能源發展目標、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能源體系的重要手段。但近兩年核電發展停滯,已連續兩年沒有核準新的核電項目(除示范快堆項目外),核電投資規模也連續兩年下降,在建規模減少到2017年底的2289萬千瓦,核電發展進度明顯慢于《國家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可能會影響國家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目標完成,也與核電產業鏈(核電特殊性:建設周期長、安全要求高、人才培養慢)宜平穩發展這一產業特殊性要求有較大差距。

  電力改革與市場化建設進入深水區

  兩年多來,電力改革全面推進、成效顯著,接下來的電力改革將逐步進入攻堅克難、啃硬骨頭的深水區。綜合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政策多門、各地各異。導致各類試點在具體落實過程中,中央各部門之間、中央與地方之間、政府與市場主體之間、電力企業與社會之間協調難度大,規則不規范,市場準入標準各地各異。

  二是跨省區交易存在壁壘障礙。市場交易體系不健全、品種不完善、信息不對稱,制約清潔能源跨區交易與消納規模,難以體現市場對資源配置的優勢。

  三是電價體系有待完善。當前電力上游至電力各產業鏈乃至用戶側價格仍以計劃調控為主導,缺乏合理的市場化疏導機制,導致發電企業尤其是煤電企業的合理利潤空間被肆意擠壓,輸配電成本歸集和電價交叉補貼沒有科學化的監審標準,電網和社會企業投資增量配電網積極性受挫,行業可持續發展能力減弱。

  四是支撐增量配電業務試點的相關政策規范和發展規劃缺乏、相關法規不清晰,配電存量與增量的區域劃分與建設發展困難重重,投資效益不確定,安全運營風險加大。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142號

新疆时时彩201802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