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價”后,風電電價能比現在降多少?

06-22 閱讀次數: 新聞作者:

 

 

 

  國家能源局《關于2018年度風電建設管理有關要求的通知》(國能發新能[2018]47號)出臺后,風電行業被認為將迎來一個新的時代。“新時代”的風電行業會有哪些新變化? 

  有業內人士用一句話概括了“新”在何處:多年來由政策、規劃等外部驅動的風電行業,將真正轉變為經濟回報下的內驅動增長。 

  由行政到市場之變 

  “雖然這一政策引起業內極大關注,但站在即將到來的2020年實現風電平價上網的這一時點上,任何政策的出臺都不會讓行業感到驚訝。我相信,大部分企業都是有心理準備的。”某國有大型風電開發商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業內認為,政策實施后,首當其沖的是風電年度建設規模由原來行政命令式配置全面轉向采用市場化方式進行配置,而最終的目的是實現平價上網。 

  而通過競爭配置資源,正是不斷減少政策和行政干預,發揮市場力量的體現,整個行業都將在市場引導下發生重構。 

  有行業分析師表示,目前各省的風電上網電價和煤電上網電價之間的差額在0.08元/千瓦時-0.25元/千瓦時之間,即使再度進行電價下調,也無法保證在2020年實現平價上網的目標。因此,不如轉變思路,通過改變“游戲規則”采用競價方式加快降低風電電價,從而達到削減補貼,加快風電平價上網的步伐的目的。 

  在大唐集團李海濤看來,度電成本最低中標的時代即將來臨。 

  李海濤表示,今后,開發商與主機商簽訂小時數保障協議或者對賭協議將成為常態,有能力將發電量提升10%的企業,也就有資格將報價提升10%甚至更多。技術水平將得到價值體現,企業的技術研發投入得到市場回報,必然進一步加大投入,形成良性循環,風電產業的進步升級也必然加快。同時,主機市場格局也將重構,市場份額向更少的幾家先進企業集中。 

  行業觀察人士黃靜文認為,宏觀來看,這是審批制度、流程和方法論的調整,微觀來看,則是促使每個項目都得具備競爭力,帶方案與其他項目進行競爭,其目的是為了每個地區的開發建設合理化、實現市場化配置,邊界條件則是各地區的補貼金額總量最優。 

  重構整個產業鏈 

  業內普遍認為,競價配置資源,必然帶來電價的下降。競價對于風電開發最直接的改變在于,開發商必須將平準化度電成本(LCOE)的測算放到最優先的位置,在保證項目收益的情況下承諾一個較低的風電電價來競爭項目配置。 

  神華新能源張偉認為,之前,各投資企業基本上是采用內部收益率的指標對項目的經濟性進行判斷,但是內部收益率的測算是建立在固定電價和由風資源決定的相對固定發電小時數的基礎上,根據這個基礎來編制技術經濟測算中的現金流量表和利潤表等財務報表,對財報進行數據分析。而“競價”的實施,使得電價定價模式發生改變,內部收益率也必將被LCOE所代替。 

  業內很關心的一個問題是,實施“競價”后,風電電價到底能比現在降多少?記者聯系了多位相關人士,但沒有一人能給出確切答案。由于很多因素目前還不明確,因此,大多推斷可能降低 0.05元/千瓦時左右。 

  有觀點認為,風電和光伏不同,投資商的數量較少,大家的博弈和“競價”相對理性,沒必要通過惡意競爭去獲取資源。 

  據業內人士估算,考慮到已核準未建設項目和分散式項目,大約會有118吉瓦風電項目不會受到競價政策影響。 

  繼風電“新政”之后,光伏行業也出“新政”。5月31日,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聯合下發《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嚴控光伏發展節奏。 

  有業內人士表示,光伏行業的波動也將間接影響到風電行業。 

  有風電整機商相關負責人表示,如果集中式光伏指標有所限制,一些大企業對分布式光伏的興趣不大,很有可能轉而開發風電項目。 

  “競價”不僅直接影響到開發商,而且將影響整個產業鏈。 

  由于產業鏈的傳導性,競價方式在迅速拉低電價的同時,也將把成本壓力傳遞給整機商。 

  張偉判斷,考慮到今年風電整機的最新中標價格已經接近3000元,“競價”實施后風電整機商的利潤率會進一步壓縮,年內風機設備投標價格極大概率會跌落到3000元以下,某些風機設備廠家為了爭奪市場可能會爆出驚人的低價。 

  利好分散式風電 

  由于“三北”地區棄風限電短期內難以根治,集中式開發模式屢屢亮起紅燈,就地消納,無需遠距離輸送的分散式風電成為行業的新“藍海”。 

  根據相關統計,我國中東部和南部地區的低風速風資源可開發量達10億千瓦,目前已開發的資源量約為6000 萬千瓦,不到7%。未來還有93%的資源量有待進一步開發,分散式風電將具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及前景。 

  今年一季度,國家能源局下發《分散式風電項目開發建設暫行管理辦法》,簡化審批流程,優化并網環節,推動分散式項目發展。但經濟性是分散式風電項目的一個軟肋。 

  此次“競價”新政發布后,陸上集中式風電項目和海上風電項目,其電價都將受到進一步擠壓。只有分散式風電作為新的風電產業形態,豁免參與競價配置資源,仍執行標桿電價政策,這使得分散式風電的經濟性凸顯。業內預計,分散式風電裝機規模也將實現量的突破,下半年分散式風電核準、并網將明顯加速。 

  “相對于民營企業,大型央企雖然對分散式風電項目也很感興趣,但進入速度相對會慢一些,央企會偏好成片開發的方式,以進一步提高項目的經濟性。”某風電整機商相關負責人判斷。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142號

新疆时时彩2018020247